内部绝密信封雜誌 2019年6月下半月版

2019-08-29 18:06 内部绝密信封官網發布

 
     

中國首位女空降兵捐款千萬:一生許家國一世付深情
楚哥
       馬旭,我國首位女空降兵。在部隊當軍醫時,她曾和丈夫在戰場上救死扶傷、屢立戰功。成為空降兵後,她跳傘140多次,創下中國巾幗空降第一兵、跳傘次數最多和空降年齡最大的女兵三項紀錄。因為馬旭想當一輩子的空降兵,不宜懷孕,為了滿足妻子的心願,她的丈夫顏學庸竟自告奮勇做了結紮避孕手術!此後,他們攜手醫學科研事業,獲得多項國家專利。晚年,夫婦倆把節衣縮食積攢下的1000萬元捐給家鄉,獲評“感動中國2018年度人物”。
       近日,本刊特約記者采訪了湖北省軍區離休大校馬旭夫婦,他們有著怎樣的傳奇故事?

◇ 中國首位女空降兵,與丈夫相愛戰火硝煙中 ◇
       2018年9月13日,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110指揮中心接到一個報警電話:本市工商銀行的機場河支行,有對身穿迷彩服、年過八旬的老夫婦,要往黑龍江一個陌生賬戶匯款300萬元!擔心老人上當受騙,他們隻好報警,請警方幫忙解決。
       民警趕到現場,果然發現一對白發蒼蒼的老夫妻坐在銀行櫃台前,要往一個賬戶裏匯出巨款,老人身旁還有兩名中年男子陪伴。經詢問,兩名中年男子解釋說,他們來自黑龍江省木蘭縣民政局和教育局。而這對80多歲的老人,女的是在武漢離休的木蘭籍老幹部馬旭,男的是她的丈夫顏學庸。兩名中年男子此次前來,是接受老夫妻給家鄉捐款的!民警不敢大意,當即給老兩口和兩名中年男子的單位打電話核實情況,得知是一場誤會後,才讓銀行工作人員幫他們辦了轉賬手續。
       馬旭和顏學庸,兩人都是湖北省軍區第七幹休所的離休大校,現定居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。一對普通離休幹部哪來的1000萬元?他們為什麽要給千裏之外的黑龍江省木蘭縣捐出這筆巨款?
       時年85歲的馬旭,出生在黑龍江省木蘭縣建國鄉建國村。剛滿14歲馬旭就遠離家鄉參軍進入東北軍政大學吉林分校,並很快成為一名女軍醫。不久,她和同為軍醫的顏學庸成為戰友。顏學庸和她同歲,四川省江津縣人。兩人一起參加過遼沈戰役、上甘嶺戰役等,多次榮獲功勳章。參加抗美援朝回國後,馬旭被保送到第一軍醫大學深造,顏學庸則被保送到第七軍醫大學深造。軍醫大畢業後,兩人先後被分配到原武漢軍區總醫院工作。28歲時,馬旭奉命擔任空降兵第15軍45師——駐湖北武漢市黃陂區跳傘訓練的衛勤保障工作,不久,她成為新中國第一位女空降兵。經曆過戰火硝煙的考驗,第二年深秋,馬旭與顏學庸在部隊首長的見證下結婚了。
       不久,馬旭在教女空降兵跳傘時,因為對方死死揪住她的雙臂不放,導致阻力傘打開得晚了,兩人重重地摔在地上,結果造成馬旭嚴重受傷。部隊軍醫建議她休養一段時間,誰知傷剛好,馬旭又開始跳傘了。馬旭告訴丈夫,想當一輩子的空降兵。可當空降兵不宜懷孕。為了避免日後意外懷孕帶來的麻煩,心疼妻子的顏學庸,竟自己做了結紮手術。這就意味著,他們今後不能生孩子了。馬旭覺得很對不起丈夫。顏學庸卻深情表白:“為了你,我心甘情願!孩子我們以後可以抱養一個。”可由於工作繁忙,加上兩人都把心思放到了事業上,他們一直沒有領養孩子。
       因為很小就離開老家、離開父母了,馬旭心底一直藏著一股濃濃的思鄉之情。她至今清楚地記得離開家鄉去當兵時,母親還塞給了她100元錢做路費。為人子女,馬旭沒能在父母麵前盡孝,就連母親去世的時候,她和弟弟都不在身邊。這讓她一直愧疚不已。如今父母不在了,家鄉就是她的母親,她一直想為家鄉做點什麽。有時候跟丈夫講起這些,一向樂觀堅強的馬旭,偶爾會有些惆悵和黯然。顏學庸在心裏默默告訴自己:一定要幫妻子實現這個願望!

◇ 科研路上夫妻“開掛”,攢夠千萬幫你圓夢 ◇
       隨著年齡增大,馬旭和顏學庸逐步從工作一線轉到二線——軍事醫療和跳傘科研方麵上來。
       顏學庸不僅是馬旭生活中的丈夫,更是她工作上的好搭檔。此前,擅長寫字畫畫的他,經常把兩人對軍醫學發明創造的構思用紙筆畫出來討論。一次,他們聽說蘇聯部隊的一名駐島戰士突發闌尾炎,必須馬上手術。此時島上隻有一名醫生,沒有助手幫忙打開腹部,他如何完成手術?馬旭和顏學庸幾乎同時想到:能否發明一種自動開腹器,在手術中幫助醫生拉開腹部?兩人一拍即合,一起設計、修改,又把圖紙送到上海的醫療器械廠家生產。最終,自動開腹器在臨床獲得應用。
       不久,他們這對“科研夫妻檔”再次開掛——
       在長期的跳傘實踐中,馬旭發現,由於跳傘時地麵情況不明,傘兵最先著陸的身體部位最容易受傷。有時在著陸的那一瞬間,強大的衝擊力很容易造成傘兵腰部或踝部骨折。當時國外解決這個問題主要是有兩種方法,一種是使用繃帶,但纏上以後解下來比較麻煩。另一種是使用鬆緊式護踝,但使用幾次以後容易鬆,不耐用。
       一次,馬旭在看戰士們踢球時想:能否設計一種充氣設備套在腳踝上,讓飛行人員跳傘時起緩衝作用,落地之後再把氣放掉,不影響運動?為此,年逾六旬的她還幾次專程體會跳傘。
       馬旭對醫學科研事業的認真執著勁,讓顏學庸打從心裏佩服。但她畢竟年紀大了,為了保證安全,每次她進行跳傘科研項目實地體驗時,顏學庸都會強烈要求跟她一起跳。通過反複試驗,他們研製出一種像襪子一樣套在腳上的跳傘專用充氣踝墊,從而減少跳傘著陸時的反衝力,使傘兵腳踝扭傷基本消失。令他們開心不已的是,這項發明獲國家專利,這也是中國空降兵獲得的第一個專利。該技術專利此後在空降兵部隊廣泛推廣使用。
       不久,馬旭和丈夫再接再厲,研製出專供部隊傘兵使用的“單兵高原供氧背心”,填補了空降兵高原跳傘供氧上的一項空白,獲國家發明專利。
       一次,馬旭觀察到,由於部隊官兵作息時間不規律,吃飯也不能按時,不少人患有胃病。這種病不及時治療,久而久之就會轉變成胃癌。於是,她和丈夫一起開始研究,發明了治療萎縮性胃病的藥劑,並獲得專利。近年來,她還開發出治療腫瘤的一種藥劑,獲得了實用性專利。
       幾十年間,馬旭在顏學庸的協助下,先後在軍內外報刊發表了100多篇學術論文和心得體會,並撰寫了《空降兵生理病理學》《空降兵體能心理訓練依據》等填補當時相關領域空白的多篇論文,引起國內外的廣泛關注,美國發明年會、澳門國際發明博覽會等多次邀請他們參加國際會議。在我國空降兵中,會運用英、日、俄三國語言、科研碩果累累的馬旭,令外國專家讚歎不已,說中國女兵創造了一個個神話,不愧為中國軍中的“居裏夫人”。
        為了更新知識,與時俱進,馬旭還先後到武漢大學、華中科技大學學習外語和臨床醫學。2012年,79歲的她報考在職碩士研究生,被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基礎醫學院破格錄取。
科研路上捷報頻傳,馬旭和顏學庸也獲得了巨額獎金回報。深深明白妻子的顏學庸,想法和馬旭不謀而合:等攢夠一千萬,就把這些錢捐給馬旭家鄉。
        為了把錢花在刀刃上,他們依然過著簡樸的生活。他們放棄了部隊安排的新房,依舊住在武漢市黃陂區兩間低矮的平房裏。屋內條件簡陋得讓人難以想象:許久沒有粉刷的牆壁上,有些牆皮已經剝落,客廳裏的吊燈年久失修。房間裏擺的還是幾十年前的老舊家具。臥室裏擺的一張床是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硬板床。家裏唯一顯得現代一點的是兩櫃子書報和學習資料,以及客廳裏一張破舊的桌子上放著的一台老式筆記本電腦。
       在吃穿上,馬旭和顏學庸也不講究,早餐常常是兩個饅頭加一杯牛奶,中晚餐吃的也是簡單的家常便飯,以素食為主。老兩口從不買衣服,穿的衣服都是以前部隊發的軍裝和作訓服。
       就這樣,他們精打細算,一點一滴地把離休工資和發明創造獲得的報酬積攢下來,全部存入銀行,將利息算入本金後再存起來。不僅如此,幾年前,從新疆退休的弟弟一家在武漢買了一套商品房後來賣掉了,分了一部分錢給她,加上購買的幾百萬元定期理財產品,2017年,他們攢夠了1000萬元!

◇ 一對“神仙眷侶”,捐款千萬灌溉一世鄉愁 ◇
       時機終於來了!2017年9月,黃繼光生前部隊在武漢舉行紀念黃繼光犧牲65周年活動,馬旭作為特邀代表參加。活動中,她對多年不見、如今在東北工作的部隊傘兵教練金長福說,國家正在實施精準扶貧、東北振興戰略,她和老伴也想盡一點綿薄之力,打算將畢生積蓄捐獻給家鄉木蘭縣,請他回去後幫忙聯係具體捐獻事宜。老戰友金長福被馬旭老兩口愛國愛家鄉的熱情所打動,回去後馬上向木蘭縣領導轉述了他們的意願,木蘭縣領導當即跟馬旭取得了聯係。
       2018年9月12日,在木蘭縣教育局長季德三的陪同下,金長福再次來到武漢,與馬旭簽訂給木蘭縣捐款1000萬元的協議。次日上午,他們到工商銀行武漢機場河支行轉賬第一筆300萬元捐款,才發生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。5個月後,馬旭和顏學庸將到期的500萬元理財產品和200萬元活期存款轉到木蘭縣政府賬號上,兌現了捐款千萬元的諾言。
       2019年2月18日晚,央視綜合頻道播出“感動中國2018年度人物”頒獎盛典,85歲的馬旭當選十大感動中國人物之一。主持人敬一丹宣讀的《感動中國》組委會給予馬旭的頒獎辭是:“少小離家鄉音無改,曾經勇冠巾幗,如今再讓世人驚歎,以點滴積蓄匯成大河,灌溉一世的鄉愁,你畢生節儉隻為一次奢侈,耐得清貧守得心靈的高貴。”頒獎現場,記者問她為什麽要把千萬積蓄捐給家鄉,馬旭回答:“我們不能說老了,等著國家養活我們,要老有所為,老了也要做貢獻。一個人能力有大小,我要是能力大點,我就多貢獻一點,因為我能力就這麽大,我就少貢獻一點,總是要想著國家,想著人民呢。”
       頒獎現場,馬旭和老伴身著的舊迷彩軍裝,被主持人白岩鬆點讚為“最好看的情侶裝”。白岩鬆問馬旭捐給家鄉的1000萬元希望做什麽用時,老人說:“我希望我這個錢捐給我家鄉的窮孩子們。我希望他們得到良好的教育,有了知識就有了財富,有了財富便有知識,它是個良性循環。”
       木蘭縣有關領導表示,馬旭老兩口這1000萬元捐款是縣裏有史以來接受個人捐款數目最大的一筆,他們決定將這筆善款用於修建一個集教育、文化、科普為一體的青少年活動中心愛國主義教育基地,取名“馬旭文博藝術中心”,旨在傳承與弘揚馬旭等老一輩軍人頑強、拚搏、樂觀向上、無私奉獻的精神。在資金的使用過程中,他們將嚴格監管,把每一分錢用在刀刃上,絕不會辜負老人的期望。
       一次“奢侈”灌溉一世鄉愁。看到捐款計劃圓滿落實,馬旭和老伴這才放心了。“要是把一輩子積累的錢都吃了、花了,多可惜啊。捐給國家建設最需要的地方才有意義。”老兩口表示,辦了這件大事後心情感到無比舒暢。
       “一二一,立正!稍息,前步走!”如今,天氣晴好的每天清早,在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木蘭山腳下的一個陳舊小院落裏,人們都能看到身穿褪色迷彩服的馬旭和顏學庸在跑步。吃完早餐後,他們會去附近的老年大學裏上課。午睡起床後,兩人一起讀書看報。下午3點以後兩人在院裏練練軍體拳,晚飯後散步。偶爾,老兩口還浪漫一下,打開音樂,一起跳拉丁舞。
       周六和星期天老年大學休課,他們就打理院子裏種的蔬菜瓜果,澆花施肥。多年來,他們一直生活在這個遠離鬧市區的“世外桃源”裏,過著“神仙眷侶”般的晚年生活。

       編輯/宋美麗